河北科技师范学院
秦皇岛晚报:这些热播剧的编剧 是咱家乡的一名大学老师
【发布日期: 2018-02-26】 【发布单位: 】 【供稿人:】

这些热播剧的编剧 是咱家乡的一名大学老师

本报记者 王鸽 实习生 朱解语

前不久,连续剧《熊爸熊孩子》在央视八套热播,河北科技师范学院的老师孙阳坐在电视前,一集不落地追了下来。

和别人不一样的是,孙阳看这部连续剧的心情像在打量一位熟识的“老朋友”,常常戏中的人物还没开口,他就能说出接下来的台词。

原来,39岁的孙阳除了是名大学教师外,还有一个很多人不知道的身份——影视编剧,《熊爸熊孩子》正是他3年前的作品。

也许,你对这位来自咱家乡的年轻编剧并不熟悉,但细数他的作品,你可要大吃一惊了,已在院线上映的电影《爱之初体验》和前一段时间“霸屏”各个电视台的连续剧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的剧本,均是他主笔和参与创作的。

其实,从写出第一部校园剧开始,孙阳的编剧天赋就已有了“强势”展现……

校园剧《男生那点事》点击量破亿

最近这段时间,学校放假了,孙阳却依然忙碌着,刚从北京接下一个剧本回来没两天,又要准备去开研讨会,记者在这个间隙找到了他。

寸平头,黑脸,身材壮实,眼前的孙阳很难让人联想到是名文字工作者,这反而让记者更想听听他的故事。“从哪儿开始说呢?”孙阳摘下身上绿色的背包,坐进沙发,自己选了个时间点,“从高中吧。”

一般创作才子的成长故事里,都有一位启蒙老师,孙阳也有。

高一时,学校突然停电只好提前放学,让不少同学欢呼雀跃,孙阳却把这件事写成了一首叫《停电》的小诗。当时,他的语文老师看到了这首诗特别喜欢,还把它寄给了报社,并很快被发表。

“老师这一寄,小诗变成了铅字,让我对文字产生了兴趣,还特别想考新闻系、当记者来着。”孙阳说。

1997年,孙阳上了大学,却没有考进新闻系,“那时候,就把兴趣放在了组乐队上。”研究生毕业后,他到西北大学任教,被安排讲剧本创作,埋藏多年对文学的热情全都找了回来。

带着学生排演各种话剧、研习剧本时,孙阳的创作欲望越来越强烈。2008年,他试着写了一个只有10集的情景喜剧《男生那点事》。

看过剧本的人都竖起大拇指,孙阳跟另外两位老师商量了一下,3人各投资了1000元钱,打算把本子拍出来,“写的是男生寝室的事儿,就找学生当演员,从新闻系借来拍摄机器,全部背景是学校仓库里的一面墙。”孙阳说。

拍了一集后,孙阳把视频传到了网上,“那是10年前啊,网络还没现在普及,但点击量很快就破了百万,大家激动不已。”孙阳说,不久,几个知名的视频网站就找上门来。

得到投资后,孙阳把《男生那点事》的剧本扩充到两季,“背景换成了4面墙,学生们‘片酬’涨到了一集300元。”说起当年的事儿,孙阳依然兴奋,“到2013年两季全播完,累计点击量达2亿余次。”

多部精心之作夭折备受煎熬

这部校园剧迅速让孙阳获得了认可,“我开始有了入编剧这一行的打算,而且发现自己对喜剧有感觉。”

2012年,孙阳工作调动,从西安回到家乡秦皇岛的一所大学任教,但手里的一个剧本创作却没停,“我和朋友花了半年时间,采访了一些‘北漂’的艺术青年,写了关于他们的处境和成长经历,还跟一家很大的视频网站谈好了拍摄、播出时间。”

两年后,孙阳编剧的这部《北京傲客》开始在网上推出,他对播出效果十分期待,“剧本我们非常满意。当时资金少要克服困难,记得冬天拍摄时,有一幕需要男演员光着膀子,因为太冷想过修改情节,但为了效果他坚持按剧本演完了这场戏,差点儿没冻晕过去,大家都投入了很多。”

然而,尽管《北京傲客》一上线点击量非常可观,在影评上也拿到了8.2的高分,但40多天后,片子就被下线了。“可能因为一些语言风格的问题吧。”孙阳说。

那些日子,孙阳内心备受煎熬。接下来,有制作方出资让他写一部反映“二胎”放开后普通家庭生活的剧本,孙阳又投入精力创作,写出了《熊爸熊孩子》。制作方很满意,可拍摄完成后,这部电视剧也石沉大海,没了音讯。

这几年由孙阳担任编剧的院线电影《爱之初体验》、网络电影《暴走刑警》陆续上映,还参加了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等不少热播剧的剧本创作,但自己最满意的两部作品夭折,依旧是藏在他心里的痛。

3年前作品“捡来”央视黄金时段

今年年初的一天晚上,全家在一起看电视,孙阳又想起了《熊爸熊孩子》的剧本,他跟母亲说:“播出来应该是个挺有意思的戏,时装剧隔了3年不播,应该是没戏了,挺可惜的。”

没想到第二天,刚刚监考完期末考试的孙阳收到了当年制片方的一条微信:“《熊爸熊孩子》播出时间定了,1月17日,央视八套。”

孙阳惊喜得不敢相信,反复跟制片方确认,“这是我编剧的第一部在电视上播出的作品,还是央视黄金时段,本来都不抱希望了,像捡来的一样。”

坐在电视前看这部剧时,孙阳偶尔还会有点儿恍惚,“不习惯在电视上看自己的剧,有时还当作别人写的。偶尔有些情节忘了,往下看,啊!原来这个矛盾当时是这么处理的,还挺惊喜的!”孙阳说。

“这部剧让我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。”孙阳特别认真地回想,“比如当时跟主演沙溢碰本子的时候,他提出来,这个剧本写的偏群像剧,不一定适合国内观众,还是要加强主线情节,我们听了他的意见,事实证明效果不错。”

在创作过程中,孙阳也有自己的坚持,制作方曾把剧中主人公儿子的年龄设定在四五岁,孙阳不认可,“孩子应该是能引发剧情的,即使不成熟,也该有自己的世界观,把孩子按大人写,大人按孩子写,效果会更好。”

他把男孩年龄设定为8岁,塑造出了一个性格完整的“小大人”形象,时常能将大人的矛盾轻松化,这样既延续了喜剧风格,也将观众的目光成功引到了父子之间的互动和成长上。

终于有了点儿做编剧的感觉

《熊爸熊孩子》的热播让孙阳自信了不少,得到的机会也更多了,“其实,到现在我才觉得有了点儿做编剧的感觉。”

下午4点,孙阳看了看表,“去北京的火车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开了,我得去谈下一个剧本。”他站起身,有点儿抱歉地告诉记者。

“现在的生活挺忙碌,会觉得辛苦吗?”记者问,孙阳想了想,“创作肯定不是件轻松的事情,尤其是影视剧,除了要表达自己的东西,还要兼顾市场的需求、观众口味等各方面。写好了又全推倒重来,也是常有的事儿。”

“但这也是乐趣所在,写作过程中会迷惘,因为每一个人物都需要动力、方向和逻辑这些因素,组合成一个合理又鲜活的故事,要有大量的知识和经验积累,不断寻找、尝试,才有可能走出故事的迷宫,完成作品。”孙阳说。

孙阳觉得,虽然作品已经得到了一些肯定,但离自己心里成功的标准还差得很远。“坐标在哪儿,还不清楚,就是想看看接下来自己还能写出什么样的东西来。”他把背包一甩挂在肩膀上,跟记者道别,去赶火车了。

“希望快点儿看到你的下部作品。”听记者这么一说,孙阳回过头笑了笑,脚下迈开的步子却没有停。

原文链接地址:秦皇岛晚报:这些热播剧的编剧 是咱家乡的一名大学老师